Featured Articles

All Stories

某日,闲来想起李后主的词:《虞美人》则联想起南大的沧殇历史,不禁悲从中来,于是照词牌,也填了如下一首:《旧恨绵绵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,高楼昨夜又痛风,南大不堪回首月明中,凉亭小湖应尤在,只是风水改,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南大湖水心中… 留/流 !》,最后一字,《推,敲》至深夜,还不能定案,于是就问梦中的老大,他说最后一句,不如改成 :《男大口水心中流》罢,又问老妻,她说应改成:《男大胡子嘴上留》,最后我说:《不知所云》!

某夜,一书生在回家路上,经过一坟场,顿觉毛管怂然,心想:《平生不作歪心事,半夜不怕鬼 推/敲 门 !》,究竟《推》好?还是《敲》比较传神?想着想着,不觉就到了家门,进屋倒头就睡,梦中还不停喃喃自语:《推》还是《敲》…… ?枕边的妻子都被吵醒,以为老公在说梦话,就《推》了他一把,书生还是不醒,于是大力在书生头上一敲,这时书生醒来大叫一声:“ 对了,还是 《敲》才 醒 /行!”
时事评论:许文远部长应留意《慢性心脏衰竭》的发生!

最近,据早报新闻,世界卫生机构评审:世界最佳医药服务竟然是马来西亚,更令人惊讶的是,新加坡连三甲都不入围!对我来说,豪不意外,因为《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避重就轻,治标不治本》的医生,我都见过!最特出的例子为:因贫血而引发的《心跳超速》,被误诊为《心房颤动》,3国立医院专科医生,加上一位院外顾问专科医生,用6种药物,甚至最后后装上一个$22k的《内置心房除颤器(ICD)》都控制不了,却意外被一个《非医疗人员》,意外的用《借花敬佛》的手段,把心跳100,控制在70 以下达9年之久,才引发《慢性心衰竭》!慢性心衰竭是由冠心病(如人为手术-ICD, pacemaker 的植入,后天饮食,造成动脉狭窄)和高血压引起,似乎许部长两者兼有,是高危一族,症状为:心慌气短,动则加剧,疲态毕露,仰卧时呼吸不畅顺,手脚乏力(如从床上坠地等….), 体液不能排出,下肢开始浮肿,进而腹部,肺部,肾脏积水,肺部积水,会引发肺炎,医生忙于《抽水(即 mechanical therapy) 》,亦无济于事,老木子先生就因此离世!肾脏积水,则引发肾衰竭….,病源本是心,而不是肾或肺 !切勿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。所谓《心病还须心药医》,请参阅本人网站Face-book 上,有关:《芪苈强心胶囊》之资料 !
时事评 论:陈清 木医生,可能《晚节不保》!

陈清木医生一心想当新加坡总统,可能对总统的职责有所误解,以为当了总统,就可以《制衡》执政党,其实总统只是《看守》国家的储备金罢了!最近听说他要组一个新政党,即《前进党》参加来届大选,为人民服务(其实为社区义诊,比参选更能实现陈医生的大志)!而且频频与一般《不成气候》的反对党人,如谢顺全等为合照,为伍(?),恐怕到头来,只落得一个《晚节不保》之名,甚至连原有的《贞节牌坊》都失掉!理由(1):听说陈医生曾离过婚,根据儒家学说:个人的品德与成就,以: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为准则,陈医生不能《齐家》,又如何治国?正如在美国上一届大选前,我就行文指出:希拉莉不能《齐家》,连克林顿都管不好,不好好去作总统,却偷偷去当《挖阴沟》的《义工》!如何治国?结果落选!(2)数十年来,由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,并无显著的瑕疵可寻,以作为政治的把柄 (3)来届人民行动党的领导班子,比现届的更强大,特别是华籍部长们双语的造诣,更上一层楼(如陈振声,王瑞杰,…等)!
时事评论:华为:《树大招风)!

上世纪末,中国凭改革开放凌厉之势,成为世界工 厂,小至乒乓球,大至各种高档家电产品,无一不是《Made in China》,外国在中国设厂的制成品,例如日本在中国制造的Butterfly 40+ 的乒乓球,价格就比 一样牌子却《Made in Japan》的便宜三倍!在中国设厂,当然用中国工人,能不《技术转移》吗?如果技术不转移,又怕品质不达标 !因此:只有不出国门,才能保正 《技术不会转移》!60 年代,美国惊闻中国的人造卫星,播出《东方红》,那时中国还闭关未开放,难道中国也曾窃取,美国人造卫星 的技术 吗?当年美国的U-2高空侦察机深入中国大陆,又如何自圆其说?现今物流业如此繁杂,经过如此层层代理人,以华为如此庞大的世界供应商,如何查核每个代理人的背景和身份 ?君不见中国新一代的战机,酷似美制和苏制战机的混合体,这就是物流的漏洞,特朗普说华为窃取美国的商业机密,奥巴马不是一样窃听盟友:德国总理,日本首相…..等人的私人电话 ,不知当年奥巴马应该被引渡道那一国受审?总之:美国唯恐华为太先进,就将超越,其实己经超越美国,以为不供应芯片,就可抑制华为,不料华为却研发出更先进的芯片,假如说华为有错,可能错在 《树大招风》,不过只要产品的质量都超越美国,迟早必能《突围而出》!
时事评论:马哈迪与林冠英《互耍太极》!

马国东铁问 题,一时又说取消,一时又说正在谈判搓商,未曾定案,其实是马哈迪心系《弯桥》,举棋未定,他以为取消《东铁》,可以省下一笔 钱去建 弯桥,又担心赔偿额太高,使马国经 济,百上加斤,国人将《后遗症》归罪于他 !所以频频放《风声》,无凌两可 , 希望中方《减价》,然后谋定而后动!经过漫长岁月,中方却豪无动静,不如就让财长林冠英宣布《取消》吧!这样即使又有《后遗症》,就让 他承担好了!林冠英亦非泛泛之辈,自然不会中计,于是回应:《东铁》的最后决定,应由首相宣布为准 !

马哈迪《虎头蛇尾》,在占据新加坡大士南海域的初期,理直气壮,振振有词,强调这片海域, 是马国领海,即使告上国际法庭,也有信心必胜 !以为新加坡只敢抗议,不敢行动,后来听到新加坡外长维文医生说,凡事都必须付出《代价》,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又说:新加坡海军有能力把马国船只,驱赶出境 !老马岂有不知,马国无一架可飞的军机(因四架军机的发动机己被偷运出国,只剩空壳而己!),无一艏可作战的军舰,无一艏可潜水的潜艇,更听说新加坡要买美国F-35-A,叫价一亿多,即三亿多令吉的战机,不是一架,而是好几架!如此看来,新加坡是有持无恐,万一马国船只,真的被驱逐出境,老马有何颜面,去见《江东父老》,一世《膺》名,就此尽丧,不如先打《退堂鼓》,找一个《下台阶》下台,心想如果再玩下去,必难以收拾残局,所以不敢再说,新加坡大士南的海域,是马国的领海,而改口说是中立海域,即公海云云 !

32 years ago, I was 48, I took part in a TKO competition with my competitor who was nearly  20 years younger than me, i.e. around 30. I joined the TKO club only one month ago, still in white belt…

在60年代,经历了印尼特工,在新加坡发动了好几起爆炸事件后,我国第一代领袖就预见,邻国将会带来不合理,甚至不合法的纠纷,接踵而来,因此不得作《未雨绸缪》!实行《全民皆兵》的国民服役,并建立强大的海,陆,空三军,以作后盾 !自东姑鸭都拉曼开始,马国就以切断《水供》威吓我国,不料到现在偏激的马哈迪,却穷心未尽,《色》心又起!更以《行动》强占我国领海,作为谈判《生水起价》的筹码 !无视我国有东南亚最强大的海空军,近日其《马前卒》奥斯曼竟登上入侵我国领海的马国船只《巡视》,并大言不惭,公然挑衅,强调船只并不在我国领海,以进逼和探测我国的底线,以《和》为贵的这一代领袖们,如何应对?就看你们的智慧了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