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atured Articles

All Stories

香港民主党一直都是暴力示威者的支持者,甚至《内奸》!眼见《水炮车》快要《出炉》,就想打听水炮车的性能,然后通知示威者准备预防措施!梁君尧虽妙语如珠,不过都是不着边际的废话!其实香港要解决暴力游行,可循政治和经际两方面下手,断其财路为上!那就有赖《水炮车》了!(1)偏激游行者的隐忧,就是怕暴露身份,秋后算账!所以都蒙面,水炮车向他/她们脸/身上洒水,面罩湿了,布孔封住又贴面,使蒙面者不能呼息,就必然脱下面罩,少女们的胸罩内有海棉,吸水后变形又加重,加上头发淋湿变巫婆,丑态百出!如何见人?万一上衣被冲掉,就更尴尬!如果最终识破偏激青年的身份,则禁止这些人进入内地(如空中服务员,艺人….等),和政府机关,学府,甚至私人企业就业(如有不从者,就不能进入内地营商),如此这般,他/她 们只能去台湾卖牛肉面了!(2)警察只要用一招:《大水冲倒龙王庙》,就可把所有障碍物,冲向示威者的身上,看示威者可否《逆水行舟》!水炮车的缺点是水源不足,到时可调消防直升机,载一两顿(tons) )海水,空投支援,制造《人造雨》,就万无一失了!
久病成太医(5):《复方丹参片》能治膝痛 !

所谓《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》!高龄81的我,近日频频打乒乓,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,竟发现右膝有不胜负荷的感觉!不只是痛,而且《酸》!酸比痛更难受,实非文字所能形容,彷弗《脚酸》变成《脚软》!惯用的《超长电磁波》虽能舒缓,却不能达到100% 痊愈效果,即使服用《纯杜仲片》,据说能补:肝,肾,腰,膝!亦嫌效果太慢!于是想找:田七来疗伤,冰片来止痛,又苦于不知分量,偶而发现《复方丹参片》的药效与成分(丹参能阔张血管, 田七能活血化瘀,冰片能止痛),正合我意,于是试《一服(one dose)(即三粒)》,果然5 小时后,就消除大半酸痛 !运动员不妨一试。因骨刺,脊椎移位压到神经线或尿酸引起的膝痛,可能不适用。(注意:每日一服就好,过量可能会引起血管壁的斑块脱落,造成血栓!服药期间避免喝酒!)后记:痛是骨头劳损而产生,酸是肌肉疲劳而产生,分开治疗更有效,前者用田七(又名三七),后者直接在《酸处(如膝弯内侧)》抹上跌打风湿油,即可立杆见影!

谈情说爱不结婚,猶如分体无灵魂,虚渡生育青春期,无儿无女更伤神 !
香港年轻人的《民意》

香港有一个怪现象,就是那些反中央,反地方政府亲西方的政治人物,如占中律师,指警察为《黑警,杀你全家》的《通识科》教师,竟然可以在大,中学府教学,多年来培养出千万反叛青年,港府竟视而不见,不敢将此等教职员,逐出各学府,离校的反叛青年,日后就成为街头抗争暴民,他们多数不认同一国,甚至不认同是中国人,他们要《普选》,即所谓《大圈子)选举,希望选一个与中央抗衡的特首 !世间那有中央政府允许唱反调的地方政府成立?林郑岂有不知《民意/民调》是反中共,以为可以从中调协,如今方知《力不逮焉》!
香港《逃犯条例》修正的初衷

一香港青年,在台湾杀害其女友后,潜逃回香港,竟然在案情暴光后,仍然逍遥法外,只因港台无《引渡条约》!香港特首《林郑》为还女死者家属一个公道,便想修正《逃犯条例》,不料就引起右派政党,亲西方国家,港独,反中,反共等青年上街游行抗争,最终演变成前所未见的暴动!他们不是《姑息》该杀害女友的青年,而是怕中央将来会引渡潜逃到香港的《内地逃犯》!现在《修正条例》己《寿终正寝》,港人在外地犯罪,只要潜逃回香港,就能《脱罪》了 !
时事评论:香港警察的困境

香港的居住环境狭窄,警察的左邻右里,可能都是参加游行的暴民,在警察执勤过后,下班时受到追打,家人收到恐吓信,如《杀你全家》等,执勤时可能受到砖头,铁条或其他硬物袭击,民众又可能投诉警察过分使用武力,全世界的警察都用:警棍,水炮,胡椒喷雾等来驱散暴民,难道要用臭蛋来代替吹泪弹不行?自从《逃犯条例》提出后,竟引来百万民众上街游行,过后香港等高官不断道歉,最可笑的,警察最高头头,卢伟聪竟说只有5人被控暴动!这种种行径,被示威者视为《让步》,於是得寸进尺,发展到今日攻击香港立法议会大楼的暴力事件,其实《逃犯条例》只是导火线,真正的原因是年青人《反中央/中共》,也就是《逢中必反》的心态!香港从此由《议会民主》走向《街头抗争》甚至《无政府状态》,《百年基业》可能荡然无存!教人不能不缅怀邓小平,当年平定《六四动乱》的智慧 !因为《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》,如今港府己无力挽狂澜,中央可调《解放军》暂代警察,控制乱局!

《唔该》与《多谢》虽然都是表达感谢之意,但是《用法》却有不同,《唔该》之意,即:不应该你做的事,你却代我做了,非常感谢之意 !通常是对《服务(service)》而言!《多谢》则在接受《礼物》或《赠品》时的感谢回应 !有一次,我和友人在香港一体育馆打乒乓,他一记大力扣杀,球飞到远处,失踪了,不久,一球员把乒乓球拿回来,问:“球是你的吗?”,友人答:“是的,多谢!” 那球员愣了一愣,我对友人说:“下次应该说《唔该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