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Stories

如何收拾香港的残局?(时事评论)

近日香港首富李嘉诚,频频自香港和中国内地撤资,中国媒体稍有微言,大意是:好景时进资,不景时就撤资,只共繁荣,不共患难云云。李氏为香港成功商人,自有成功的智慧,难道要他反过来:不景时进资。好景时撤资,岂不成为白痴商人?所谓36着,走为上着,走得快或慢也有分别,要视个别的造化!如谢霆锋在香港的制作公司, 半年就亏了半亿港币(约新币八千多万), 可见香港的经济前景是多么暗淡,东方之” 珠 ” 几成东方之“ 猪 ” (香港的确有很多野猪在郊外的:“ 野猪林”),理由很简单,香港的租金,是世界之冠,结业之风,方兴未艾,怎可能是购物天堂,以零售业为生的有二十万之众,其次零售业又影响饮食业和旅游业,这环环相扣的经济效应,对民生的打击,非同小可!再加上政改争拗,激进份子侍机发难,亲英反中的苹果日报不断叫嚣,几个唱反调的 “搅屎棍” 律师和 不断 “ 搞搞震 ” 的泛民议员,喋喋不休,香港的前景会乐观吗?如何收拾香港的困局?实在很…..” 难 教 ” !难是不言而喻,不过并非不可能。掌权者必须有壮士断臂的决心,(一)短期办法:  政改争拗,一定无结果,即使再另选一个弱势特首,也不会有共识,施政必寸步难行,原来香港人在心理上,向来都缅怀白皮洋 “港督” (特别是民主党的刘慧卿),既然黄皮的特首不受落,那就易办多了,北京政府可直接从伦敦重金聘请一位白皮洋人来 当 “港督” 就行了!记得在 “占中” 期间,铁娘子撤彻夫人的助手曾说过:“回归后,香港的自由比回归前更多!” 能说出如此中肯评语的白皮洋人,仅此一人,老夫心目中的洋 “港督”,非他莫属!港督一向在“三权”之上,尤如土王帝,还有谁敢 “搞搞震” ? (二)中期辨法是加速司法程序 :“占中” 运动已过一年,主催非法集会的头头已主动投案,何以执法单位还迟迟没有动静,难道是投鼠忌器,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这无疑助长肇事者的气势,视法治为无物, 奈何? (三)长远之计:人生四大事,即衣,食,住,行,尤以住最难搞,香港的总面积约新加坡的两倍,人口却是新加坡的1.4倍,为何百多年来,都解决不了住屋的问题(新加坡只用八,九年就搞掂!),因为香港政府的财政盈余,多靠卖地,所以地价只许升,不能降!借口说香港地少,不够建公屋,为何占大片土地的高尔夫球场,每年只交象徵式的费用?香港多山也不是籍口,以今日之科技,移山用土,填海造地(新加坡填海造地,还要化钱买海沙 !)根本不是问题,不为也,非不能也!住屋问题,一日不能解决,民怨则一日不能消除 !
股市不是一向都被視為鱷魚潭嗎 ?

股市又称为鳄鱼潭,涉足其间,倾家荡产者时有所闻,炒股发达者则凤毛麟角,原因是股市:(一)不按章出牌,如丈八金刚,摸不着头脑。(二)无书可循,坊间虽有不少股经,但都已是过时的“天书”(因出版一本书,需时两周,即使两天,股市可能已变得面目全非,故有书不如无书)(三)经济理论不一定可靠,因此经济学教授亦很少成为股市赢家!虽然股市风高浪急,仍然有人前扑后继入市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正是勇者无惧的大无畏精神,奈何?!其实一些常识和文学哲理,放诸四海,不会过时,可能帮到你!借用三国演义的头两句:"天下久分必合,久合必分”,来诠释股市,即:”股市久升必跌,久跌必升”,投资股票最怕是无耐心和贪心,所谓买股容易卖股难,因为亏本时不愿卖,有赚时又想多赚一点,更舍不得卖,要紧记: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!(meaning : you might pluck only the branch instead of the flower in the wrong timing!) ” 一觉醒来,可能成为大闸蟹, 到头来只有一场空!初入股市的新客时常会问:“那一只是好股?”,邓小平说过:“不管黑猫或白猫,会捉老鼠的就是好猫!”,同理:不管仙股(cent-stocks,即一毛以下)或蓝筹股,会赚钱的就是好股!以下是一个实例:老夫的一个同事,在七十年代牛市高峰时,向银行贷款35万(新币)买了10,000股,每股35元的蓝筹股,一星期后就升到 40元,他说升多5元就要卖掉,不料两天后,就掉到30元,一个月下来,落到 15元,30多年来,这只股就没有超过18元。正是:“一失足成千古恨, 回头已是百年 <辛 > ” ! 请紧记:“高处不胜寒” !如果你要买车,就应该买路上最多的车种,因为车子坏了,容易找到零件,到新的食阁找美食,就要找排人龙最长的那一摊。有些电影,叫好却不叫座,同理买股票一定要叫“座”(即成交量要相当大),成交量少的是冷门股, 不可碰!谁都知道:“低买高卖” 才会赚(正如周润发所说:边一个唔知亚妈系女人 : who does not know all mothers are women ?),不过怎样才能“低买”?很有学问。老夫 从来不以现价买股,通常以两分低于现价排候,如果买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