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情说爱有得倾(音:king),等到花儿未《收经》,阎王嫁女有《鬼》爱,无力埋单 whom to blame !

印尼种植棕油的园主,年年都翻土烧芭,制造过亿顿(tons)的二氧化碳于地球的大气层中,破环自然环境之余,又制造无数病患,伤害其本国民众之余,更殃及邻国(新加坡,马国和泰国),经过一世纪的谈判,相议,都豪无进展,原因是印尼的国情,过于复杂,不如各国《各司各法》,又不涉及他国内政,有效的方法就是:断其财路 !即日起,新加坡政府可以全面禁止印尼的棕油进口,至少一年(反正棕油是不很健康的食油,食物标签把棕油写成《植物油》,就是要《瞒天过海》),静观其变,若棕油滞销,烧芭增产,反而价格暴跌,印尼棕油园主,才有《切肤之痛》!

香港的武打明星,如:石坚,刘家辉,洪金宝….等,不到80 岁,都要以轮椅代步,所以膝关节是人体最重要,又最难照顾的器官!尤其是老人,照顾膝关节应该从日常生活中做起:坐,立是每天要做的最多动作,要保护膝关节,最好是坐有扶手,和靠背的椅子,扶手可以减轻体重对膝关节的压力,一天坐立数十次,对老人膝关节的蘑损,真的不小,若椅子没有扶手更糟!补救的方法如下:坐时分开双腿,在两腿之间,椅子最前端的地方,用手(单手或双手)按着,即用手支撑着体重,慢慢坐下,起立时,也是一样用手撑着,不过有一点不同,就是身体要向前稍倾,使身体的重心,落在手背上,才慢慢起立,去厕所坐马桶(toilet bowl) 也是一样,不过马桶较低(或需在马桶前放一张稍高的凳子),需用双手按着马桶垫板的前端,才慢慢坐下,这时体重加于膝关节的压力,几乎零!起立前,也是双手(单手可能不够力)按马桶垫板的前端,上身向前稍倾,双手(或需改按前方较高的凳子)助双脚,慢慢站起来,站稳,扶着实物才移动。除此以外,老人尽量不要爬楼梯!不要过份超重,如此这般小心,80 岁不但不需要坐轮椅,还 可以打一两个小时的乒乓呢!

香港民主党一直都是暴力示威者的支持者,甚至《内奸》!眼见《水炮车》快要《出炉》,就想打听水炮车的性能,然后通知示威者准备预防措施!梁君尧虽妙语如珠,不过都是不着边际的废话!其实香港要解决暴力游行,可循政治和经际两方面下手,断其财路为上!那就有赖《水炮车》了!(1)偏激游行者的隐忧,就是怕暴露身份,秋后算账!所以都蒙面,水炮车向他/她们脸/身上洒水,面罩湿了,布孔封住又贴面,使蒙面者不能呼息,就必然脱下面罩,少女们的胸罩内有海棉,吸水后变形又加重,加上头发淋湿变巫婆,丑态百出!如何见人?万一上衣被冲掉,就更尴尬!如果最终识破偏激青年的身份,则禁止这些人进入内地(如空中服务员,艺人….等),和政府机关,学府,甚至私人企业就业(如有不从者,就不能进入内地营商),如此这般,他/她 们只能去台湾卖牛肉面了!(2)警察只要用一招:《大水冲倒龙王庙》,制造《人造海啸》,就可把所有障碍物,冲回示威者的身上,看示威者可否《逆水行舟》?!水炮车的缺点是水源不足,到时可调消防直升机,载一两顿(tons) )海水,空投支援,制造《人造雨》,就万无一失了!
久病成太医(5):《复方丹参片》能治膝痛 !

所谓《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》!高龄81的我,近日频频打乒乓,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,竟发现右膝有不胜负荷的感觉!不只是痛,而且《酸》!酸比痛更难受,实非文字所能形容,彷弗《脚酸》变成《脚软》!惯用的《超长电磁波》虽能舒缓,却不能达到100% 痊愈效果,即使服用《纯杜仲片》,据说能补:肝,肾,腰,膝!亦嫌效果太慢!于是想找:田七来疗伤,冰片来止痛,又苦于不知分量,偶而发现《复方丹参片》的药效与成分(丹参能阔张血管, 田七能活血化瘀,冰片能止痛),正合我意,于是试《一服(one dose)(即三粒)》,果然5 小时后,就消除大半酸痛 !运动员不妨一试。不过不适用于因骨刺,脊椎移位压到神经线或尿酸(即痛风)引起的膝痛。如有痛风症(gout),可先用酒精外敷法去除膝关节内的尿酸结晶沙 !

谈情说爱不结婚,猶如分体无灵魂,虚渡生育青春期,无儿无女更伤神 !
香港年轻人的《民意》

香港有一个怪现象,就是那些反中央,反地方政府亲西方的政治人物,如占中律师,指警察为《黑警,杀你全家》的《通识科》教师,竟然可以在大,中学府教学,多年来培养出千万反叛青年,港府竟视而不见,不敢将此等教职员,逐出各学府,离校的反叛青年,日后就成为街头抗争暴民,他们多数不认同一国,甚至不认同是中国人,他们要《普选》,即所谓《大圈子)选举,希望选一个与中央抗衡的特首 !世间那有中央政府允许唱反调的地方政府成立?林郑岂有不知《民意/民调》是反中共,以为可以从中调协,如今方知《力不逮焉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