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Stories

香港民主党一直都是暴力示威者的支持者,甚至《内奸》!眼见《水炮车》快要《出炉》,就想打听水炮车的性能,然后通知示威者准备预防措施!梁君尧虽妙语如珠,不过都是不着边际的废话!其实香港要解决暴力游行,可循政治和经际两方面下手,断其财路为上!那就有赖《水炮车》了!(1)偏激游行者的隐忧,就是怕暴露身份,秋后算账!所以都蒙面,水炮车向他/她们脸/身上洒水,面罩湿了,布孔封住又贴面,使蒙面者不能呼息,就必然脱下面罩,少女们的胸罩内有海棉,吸水后变形又加重,加上头发淋湿变巫婆,丑态百出!如何见人?万一上衣被冲掉,就更尴尬!如果最终识破偏激青年的身份,则禁止这些人进入内地(如空中服务员,艺人….等),和政府机关,学府,甚至私人企业就业(如有不从者,就不能进入内地营商),如此这般,他/她 们只能去台湾卖牛肉面了!(2)警察只要用一招:《大水冲倒龙王庙》,就可把所有障碍物,冲向示威者的身上,看示威者可否《逆水行舟》!水炮车的缺点是水源不足,到时可调消防直升机,载一两顿(tons) )海水,空投支援,制造《人造雨》,就万无一失了!

《唔该》与《多谢》虽然都是表达感谢之意,但是《用法》却有不同,《唔该》之意,即:不应该你做的事,你却代我做了,非常感谢之意 !通常是对《服务(service)》而言!《多谢》则在接受《礼物》或《赠品》时的感谢回应 !有一次,我和友人在香港一体育馆打乒乓,他一记大力扣杀,球飞到远处,失踪了,不久,一球员把乒乓球拿回来,问:“球是你的吗?”,友人答:“是的,多谢!” 那球员愣了一愣,我对友人说:“下次应该说《唔该》!”

美国政府不愿看见华为超越美国的事实,不只是特朗普,即使是民主党,亦是如此,下来的几十年,美国都不会让中资通讯企业,如华为,中兴…..等好过,中国不会不明白这道理,最近华为的新手机,不在美国上市,就是要试探没有美国的世界市场,华为是否可以生存?结果没有美国市场,华为的业绩,不跌反升约三成,所谓36着,走为上着,应该是辙离美国市场的时候,在中美贸易谈判中,特朗普又步步进逼,况且在习近平访问中东,欧盟,《一带一路》国际大会之后,效果比预期好,先前谈判的妥协,只是为争取时间的权宜之计 !

诗词乃文学之精髓,用字遣词,贵精准而不贵华丽,更重中之重,乃言之有物,言之无物,则不知所云,无病呻吟!何谓有物,试举例明之如下:(一)《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!》是古今传诵的名句,抒发李后主对国亡之忧伤,有如浩荡之长江江水,长流永无休止!李后主是一个失败的君主,却是一个成功的诗人。(二)《六使无言问苍天》,寥寥数字,却带出新加坡一段令人心酸的史实!50 年代,慈善商人陈六使老先生,为保华教由小学至大学,一脉相承,带头出资500万($5,000,000),并促成福建会馆,捐出一块珍贵的地段(即南洋理工大学现址)创立南洋大学,后来兜兜转转,却被吊销《公民权》,成为一名无国籍的移民过客!六使先生不能像梅艳芳大声唱出:《Why, why ,…tell me why!….》,只能默默接受这《无言的结局》!郁郁而终。

某日,邻居李太的儿子,误吞一枚圆形小哨子,问我要不要进医院,我对她说:“ 且慢,你可到菜市,买一把韭菜,选六,七条嫩的,去头,约6寸,煮熟,然后泡猪油,令其吞下,隔日排便,不要上厕所,另用一容器乘载,就可能在粪便中,找回那哨子 !” 隔日,李太来电,在粪便中果然找到缠着韭菜的圆哨子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