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年轻人的《民意》

香港有一个怪现象,就是那些反中央,反地方政府亲西方的政治人物,如占中律师,指警察为《黑警,杀你全家》的《通识科》教师,竟然可以在大,中学府教学,多年来培养出千万反叛青年,港府竟视而不见,不敢将此等教职员,逐出各学府,离校的反叛青年,日后就成为街头抗争暴民,他们多数不认同一国,甚至不认同是中国人,他们要《普选》,即所谓《大圈子)选举,希望选一个与中央抗衡的特首 !世间那有中央政府允许唱反调的地方政府成立?林郑岂有不知《民意/民调》是反中共,以为可以从中调协,如今方知《力不逮焉》!
香港《逃犯条例》修正的初衷

一香港青年,在台湾杀害其女友后,潜逃回香港,竟然在案情暴光后,仍然逍遥法外,只因港台无《引渡条约》!香港特首《林郑》为还女死者家属一个公道,便想修正《逃犯条例》,不料就引起右派政党,亲西方国家,港独,反中,反共等青年上街游行抗争,最终演变成前所未见的暴动!他们不是《姑息》该杀害女友的青年,而是怕中央将来会引渡潜逃到香港的《内地逃犯》!现在《修正条例》己《寿终正寝》,港人在外地犯罪,只要潜逃回香港,就能《脱罪》了 !
时事评论:香港警察的困境

香港的居住环境狭窄,警察的左邻右里,可能都是参加游行的暴民,在警察执勤过后,下班时受到追打,家人收到恐吓信,如《杀你全家》等,执勤时可能受到砖头,铁条或其他硬物袭击,民众又可能投诉警察过分使用武力,全世界的警察都用:警棍,水炮,胡椒喷雾等来驱散暴民,难道要用臭蛋来代替吹泪弹不行?自从《逃犯条例》提出后,竟引来百万民众上街游行,过后香港等高官不断道歉,最可笑的,警察最高头头,卢伟聪竟说只有5人被控暴动!这种种行径,被示威者视为《让步》,於是得寸进尺,发展到今日攻击香港立法议会大楼的暴力事件,其实《逃犯条例》只是导火线,真正的原因是年青人《反中央/中共》,也就是《逢中必反》的心态!香港从此由《议会民主》走向《街头抗争》甚至《无政府状态》,《百年基业》可能荡然无存!教人不能不缅怀邓小平,当年平定《六四动乱》的智慧 !因为《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》,如今港府己无力挽狂澜,中央可调《解放军》暂代警察,控制乱局!

《唔该》与《多谢》虽然都是表达感谢之意,但是《用法》却有不同,《唔该》之意,即:不应该你做的事,你却代我做了,非常感谢之意 !通常是对《服务(service)》而言!《多谢》则在接受《礼物》或《赠品》时的感谢回应 !有一次,我和友人在香港一体育馆打乒乓,他一记大力扣杀,球飞到远处,失踪了,不久,一球员把乒乓球拿回来,问:“球是你的吗?”,友人答:“是的,多谢!” 那球员愣了一愣,我对友人说:“下次应该说《唔该》!”

美国政府不愿看见华为超越美国的事实,不只是特朗普,即使是民主党,亦是如此,下来的几十年,美国都不会让中资通讯企业,如华为,中兴…..等好过,中国不会不明白这道理,最近华为的新手机,不在美国上市,就是要试探没有美国的世界市场,华为是否可以生存?结果没有美国市场,华为的业绩,不跌反升约三成,所谓36着,走为上着,应该是辙离美国市场的时候,在中美贸易谈判中,特朗普又步步进逼,况且在习近平访问中东,欧盟,《一带一路》国际大会之后,效果比预期好,先前谈判的妥协,只是为争取时间的权宜之计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