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推敲》的新版本(二)

某日,闲来想起李后主的词:《虞美人》则联想起南大的沧殇历史,不禁悲从中来,于是照词牌,也填了如下一首:《旧恨绵绵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,高楼昨夜又痛风,南大不堪回首月明中,凉亭小湖应尤在,只是风水改,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南大湖水心中… 留/流 !》,最后一字,《推,敲》至深夜,还不能定案,于是就问梦中的老大,他说最后一句,不如改成 :《男大口水心中流》罢,又问老妻,她说应改成:《男大胡子嘴上留》,最后我说:《不知所云》!

Share This Story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