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i-ji subdues high kick by 抱虎归山 + 云手

(一 ) 抱虎归山  :Raise one hand to block the kicking leg then come down to ” embrace ” the leg under arm-pit ! (二)  云手         :Use the other hand to side-thrust the leg with body twisting so…
香港零售业的困局(时事评论)

所谓毁家容易,兴家难,经历三个月的 “占中” 动乱,“烂尾” 结束后,香港的经济便由盛转衰,由于苹果日报不停叫嚣的反中偏激言论,激进青年借口反水货客,实际是驱赶内地客的偏激行为,内地客早已却步。加上内地将一签多行,改为一签一行,同时又减低入口税,使入口货的价格与香港相差不远,结果进一步减低内地人去香港购物的意愿,正是屋漏更兼逢夜雨,又逢日元大贬值,廉价航空兴起,造成内地人蜂涌赴日,狂扫购物,加上日本售货员彬彬有礼,有些还会讲简单的普通话,因此香港的零售业(特别是高档的),更是雪上加霜!不幸:福无重至,祸不单行,在 2015年10月20日,内地一53岁男旅客,在香港一珠宝店内,因拒绝购买珠宝,而被四名大汉,拖出店外打死!这四名大汉,一定是与该珠宝店有关的人物,无线新闻却归咎内地监管 “零费购物团” 不力!购物天堂怎么转瞬间,变成购物地狱,令人不寒而慄!
Why Indonesia rejects S`pore`s offer to ease the haze ?

Since 1970, Singaporeans have been  suffering   the haze coming from the  plantation /forest   burning  of Indonesia. After half a century, the haze problem still could not be solved due to the corruption of the local district governments. So…
“占中”运动是一场 “ 赋权运动 “(empowerment movement)?

专栏作家林沛理在明报撰文,定性"占中”为一场典型的赋权运动(empowerment movement), 即一批没法成功又拒绝接受失败的香港人,找寻另类出路而涉及由下而上的改变!(作者似乎有意用抽 象的术语,为 “占中”的始作蛹者脱罪!) 不过老夫反而认为,是一批太成功又无法容共而由上而下所作的反社会行为!这批接受黑钱而在港大不断制造反社会青年的右派律师,和泛民议员才是始作蛹者,后来被学联黄之峰等骑劫,喧宾夺主,一发不能收拾,越俎代庖,平反“六四”之余,又再反新加坡的内政和司法,甚至焚烧新加坡总理的肖像为声援新加坡的一个反社会少年余澎杉,这就是香港式的言论自由和民主!如不以言入罪,又何来 “ 诽谤之罪”, 既然如此大义凛然,为何不去平反 “ 鸦片战争” ?
中秋节带来的一番新景象(时事评论)

今年的中秋节,虽然烟雨蒙蒙,却带来一番新景象,同时也带来一丝忧愁,蹉跎岁月,让李总理两鬓斑白,只叹岁月不饶人(已63 岁),奈何? 但愿人(李总理)长久,千里共婵娟(何晶)!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,世上新人换旧人,新内阁部长出炉,以老携嫩,作另50年的冲刺,尤以许文远转战交通部最为亮眼。 其次,新加坡只差0.1 分,在全球竞争力排名榜上,坐二望一,除了有赖高等教育和在职陪训方面领先外,与政治稳定,政策可持续性,廉洁,高效率等….也有必然的关系。 反观香港争拗不休,跌至第七,应引以为鉴!
政府首长是否超然于三权?(时事评论)

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称:香港特首,超然于三权,竟然 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!引起香港法律界:李国能,马道立,石永泰等…..驳斥。其实这些右派律师或前法官,只断章取义,见隙插针,现在让老夫以四个实例说明: (一)香港人最羡慕台湾的民主和真普选,就说说台湾的政治和法治罢:台湾前总统陈水扁,在位时两夫妇齐齐收黑钱,现钞用纸皮箱装着,送进总统府后院,因现钞太多,又不敢进银行,只好另租空屋放钱,出国时,陈水扁还用总统专机运现钞去美国给在美国读书的儿子……。难道台湾侦缉部毫不知情?只是碍于形势制肘,等陈水扁下台才提控! (二)韩国前总统卢太愚(希望没记错)在位时涉嫌贪污,没被起诉,下台后才被 “秋后算账”,被逼跳崖自尽! (三)香港前特首曾荫权在位时,涉嫌收受富商优惠,下台后正接受廉署调查。 (四)马国的七亿美元“中东政治献金”,导至副首相乌纱不保,全国警察总监丢官,反贪官员调职,只为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:“要查个水落石出!” 正是:出师未查先丢官,长使反贪泪满腮! 总之:政府首长,在位时超然,下台后成庶民,当然不能超然。“ 边个唔知亚妈系女人 ?!”
如何收拾香港的残局?(时事评论)

近日香港首富李嘉诚,频频自香港和中国内地撤资,中国媒体稍有微言,大意是:好景时进资,不景时就撤资,只共繁荣,不共患难云云。李氏为香港成功商人,自有成功的智慧,难道要他反过来:不景时进资。好景时撤资,岂不成为白痴商人?所谓36着,走为上着,走得快或慢也有分别,要视个别的造化!如谢霆锋在香港的制作公司, 半年就亏了半亿港币(约新币八千多万), 可见香港的经济前景是多么暗淡,东方之” 珠 ” 几成东方之“ 猪 ” (香港的确有很多野猪在郊外的:“ 野猪林”),理由很简单,香港的租金,是世界之冠,结业之风,方兴未艾,怎可能是购物天堂,以零售业为生的有二十万之众,其次零售业又影响饮食业和旅游业,这环环相扣的经济效应,对民生的打击,非同小可!再加上政改争拗,激进份子侍机发难,亲英反中的苹果日报不断叫嚣,几个唱反调的 “搅屎棍” 律师和 不断 “ 搞搞震 ” 的泛民议员,喋喋不休,香港的前景会乐观吗?如何收拾香港的困局?实在很…..” 难 教 ” !难是不言而喻,不过并非不可能。掌权者必须有壮士断臂的决心,(一)短期办法:  政改争拗,一定无结果,即使再另选一个弱势特首,也不会有共识,施政必寸步难行,原来香港人在心理上,向来都缅怀白皮洋 “港督” (特别是民主党的刘慧卿),既然黄皮的特首不受落,那就易办多了,北京政府可直接从伦敦重金聘请一位白皮洋人来 当 “港督” 就行了!记得在 “占中” 期间,铁娘子撤彻夫人的助手曾说过:“回归后,香港的自由比回归前更多!” 能说出如此中肯评语的白皮洋人,仅此一人,老夫心目中的洋 “港督”,非他莫属!港督一向在“三权”之上,尤如土王帝,还有谁敢 “搞搞震” ? (二)中期辨法是加速司法程序 :“占中” 运动已过一年,主催非法集会的头头已主动投案,何以执法单位还迟迟没有动静,难道是投鼠忌器,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这无疑助长肇事者的气势,视法治为无物, 奈何? (三)长远之计:人生四大事,即衣,食,住,行,尤以住最难搞,香港的总面积约新加坡的两倍,人口却是新加坡的1.4倍,为何百多年来,都解决不了住屋的问题(新加坡只用八,九年就搞掂!),因为香港政府的财政盈余,多靠卖地,所以地价只许升,不能降!借口说香港地少,不够建公屋,为何占大片土地的高尔夫球场,每年只交象徵式的费用?香港多山也不是籍口,以今日之科技,移山用土,填海造地(新加坡填海造地,还要化钱买海沙 !)根本不是问题,不为也,非不能也!住屋问题,一日不能解决,民怨则一日不能消除 !
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 for all political parties

Before the general election of Singapore (11-9-2015),  the WP had denied its mistakes committed in its town council and tried to cover by hook or by crook. Fortunately the shortcoming of WP being exposed within  4 years` time (of course,…